昨天做了一个非常刺激的梦,好像电影一样。我尝试把它写出来,并按照我希望的样子进行一点点加工,但90%的内容确实都是梦中的景象。
这个故事,有一点恐怖,但留给我更多的是那种细思极恐的感觉,非常奇怪的是最近也没有看过惊悚片,可能大脑太渴望了,就自发的以梦的形式自己导演了一步。
我不是很擅长写这种东西,但又非常想记录下它,所以可能叙事混乱,请见谅。

—————-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–

先介绍一下故事的主人公吧,“森林”是个普普通通的80后打工族,每天朝八晚五点半,和大学同学结婚,并有个快两岁的宝宝。
毕业十几年,还保持联系的大学同学就2人,一个外号“老杂”,一个外号“明哥”,他们经常在一个只有我们仨的微信群里闲聊。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森林和老杂就习惯性的分享自己的梦,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梦,有时候做了一个非常屌的梦想在群里分享的时候,才发现早已记不清了。但即便如此,他们还是会偶尔聊到前一晚的梦。

这一天是2020年7月6号,森林前一晚做了一个吊炸天的梦,早上起来就迫不及待的想在微信群里分享。可是另外两人似乎没有啥兴趣听,但森林实在太想分享了,所以自顾自的开始不停的在群里发着消息。

“我昨儿做了个梦,你们想听么?超级牛逼” –森林

“。。讲啊,你已经忘了吧” –老杂

“牛逼,讲啊,不讲是老杂的几把” –明哥

“慌个毛线,这就开始~” –森林
“我昨儿梦见我在一个酒店包间里,和家人聚会,其实这个地方前段时间确实去过,梦里好像就是那次,但人比较多” –森林
“包间里有我爸妈,我姥姥,你们知道我姥姥已经过世了,对吧? 还有我老婆孩子,还有我妹和她男朋友” –森林
“我妹的男朋友小陈是南方人,梦里面我们好像点了一盘菜,是油炸金蝉吧,我以前根本就不会吃的东西” –森林
“在小陈的推荐下,我决定尝一次鲜,但是我确实对这种东西很抵触,小心翼翼的放嘴里后并不敢嚼,喊了一会儿就吐了” –森林
“梦里都能感受到兴奋的心跳和满嘴的腥咸,很逼真的感觉” –森林
“我觉得去洗手间漱漱口,小陈和我妹起身要和我一起去,我们仨就出了包间,但是梦里洗手间和包间的距离好远,我们边走边闲聊” –森林
“然后我开始和他们讲前一天晚上我做的梦,牛逼吧,梦中梦,屌不屌?” –森林
“我说,梦里的事儿我记得是开始在我下班的路上,我和同事陈鑫挤上了回家的公交车,应该是傍晚吧,但天比较亮” –森林
“车上人虽然多,但依然有座位,所以我们俩就找了个座儿坐下了,但是似乎公交车并没有急着开” –森林
“我靠窗的位置,因为天气热所以车窗是半开的,突然从外面飞进来一只金蝉,落在我手臂上,我从小对昆虫就比较抵触,吓的我忍不住叫了一声” –森林
“我的同事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不知为何开始破口大骂,大意是这么热的天也不开空调,开着窗户都往里面飞虫子,不嫌脏么” –森林
“我不想搞得动静太大,连忙示意他别骂了,嘘!” –森林
“可突然我发现,整个车厢都非常安静,所有乘客都以趴姿坐在各自的座位上,司机也趴在方向盘上。” –森林
“我突然觉得后背发凉,我们俩小心翼翼的往司机的位置挪动,然后整个梦中的世界就慢慢的变暗,最后彻底黑色了” –森林
“然后我妹问我:“就完了?”,我说,然后镜头再次亮了起来,但是视角是在马路对面,一群路人看到路中间横着一辆公交车” –森林
“公交车的玻璃全部都是黑色的,根本看不到里面,有胆子大的一些人就慢慢靠近,然后一点一点的拉开了司机那一侧的车门” –森林
“车门开了一条缝后,大家看到驾驶位置上只有一身衣服,空瘪瘪的挂在方向盘上,人不见了,等门开的再大一点的时候” –森林
“突然从后面车厢开始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金蝉的叫声,然后大量的金蝉就跟蝙蝠一样从开着的门缝中窜了出来,把路人吓跑了一大片” –森林
“大概一刻钟后,人们进到公交车里,看到的只是每个座位上的衣服,人全部都不见了。 恐怖么?” –森林
“小陈大笑,说你真能编啊,还梦呢,你是因为刚吃了金蝉,才编这个故事来吓我们吧” –森林
“听到小陈这么说,我突然楞住了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是啊,好巧啊,为什么我前一天就梦到了金蝉?” –森林
“然后我的梦就醒了” –森林

“就这?就这就给你吹的那么牛逼么” –明哥

“还行吧,可能是你没有办法把梦里的感觉完全的描述出来” –老杂

“对,对,我确实讲不出来梦里的感受,反正梦里非常的恐怖” –森林

“嗯,没别的事儿我就出门了啊,今儿还要去赣州呢” –明哥

“写代码去” –老杂

“88” –森林

微信群恢复了平静,然后荧幕再次切换,一只蝉趴在键盘上,一只蝉趴在在ipad上,一只蝉趴在手机上,三个设备屏幕中,显示着一个微信群的窗口,最后一条消息是:

“88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