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对我来说变革的一年,上一次类似的变革发生在大概3年多前,那一次侧重于技术认知上的变革,这一次偏向于为人处事上的!

程序生涯已有9年,写代码对我来说已经成了一种生存本能,和呼吸一样。虽然岗位变迁了几次,title也不停的变更,但对我来说初心未变,我依然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自己写的程序成功运行时的那刻喜悦,每每脑中浮现那一幕,嘴角依然会不由自主的上扬!

我是个没有长性的类型,所以做一件事儿做了九年,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奇迹。我此时此刻依然在庆幸选择了程序人生。记得刚毕业时,一个小小的伪愤青,骂公司,骂领导,骂同事,基本上恨不得拿着一把标尺去评价每一个人。那个阶段,活的虽然很有干劲儿,但却不顺利,自己内心清楚,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无时无刻不让自己感到很无助。

曾经觉得,自己是千里马,自己是主人公,自己有主角光环,虽然这和祖国的教育脱不了干系,但总不能全都责怪整个世界,愚钝的自己不懂得自我反思,活的累也是活该。思维一旦跳出来,一切也就跟着不同了。

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,虽然很多心灵鸡汤都有强调,但真的让我有所顿悟的还是我的老朋友:代码。曾经以为程序世界,非黑即白,对就是对错就是错,不存在丝毫妥协。在开头提到的我的第一次技术变革后,我明白了,即便是一个完美的技术方案,其中也无处不在权衡利弊。一个绝对正确的方案只可能存在于空气中,世界上任何一个个人或团队都不可能将其落地。那是我的感悟是,毕竟架构包含方方面面,涉及到企业文化,组织结构,甚至参与者的个人修养。简单的一个函数应该就很纯粹了吧,总不至于还要有什么妥协了吧?

我不清楚如何详细的描述我想要表达的场景,但我深刻的认识到,即便是一个功能简单的函数,也有可能存在权衡,一味的追求极致有时候真的是自取灭亡。“调的一手好参数”就能得到最佳结果真的不是什么玄学。虽然这里面包含枯燥的数学原理,但大道至简,平衡各方才能达到最大效能。

15年中的时候,我离开了上一家公司,16年初到现在的公司,这就是我开头提到的我个人的第二次变革。虽然我担心你误解我的本意,但我依然想用“垃圾”来形容上一家公司。它让我看到了人性的阴暗面,虽然里面也有我尊重的人,但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污染。现在回想起,依然有反胃感。人与人之间,信任可以不谈,尊重可以没有,但虚伪真的让我受不了,上至领导,下至员工,随处可见的虚伪和欺骗,让我如履薄冰。离开它曾经让我误以为是错过了一个人生高峰,但事实却证明对我来讲,它只是一个深渊,爬的出来就是一种成长。敬还在公司的我尊敬的那几个人,祝福你们衷心的。

整整一个16年,我在新的公司,新的岗位继续成长着。虽然有些新的同事我不欣赏,但总体是幸福美好的,上级给予我足够的信任和尊重,同事相处也很和谐。自己也不再过于固执,很多存在妥协空间的事儿也都懂得妥协,求同存异嘛。虽然仍然会因为一些讨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但总体还是处于稳态。

17年,依然很多事儿等着我来面对,不过相比年初时的我,少了彷徨和失落。我仅有的阅历,让我明白如何努力,才能完成目标,足够我识人辨事,与人相处。路还很远,路在脚下,路没错,走起~~~